三優親子創始人曾偉現:凝聚力就是生命

2022-03-04 11:15:43
作者:三優小編
來源: 三優親子
閱讀量:8萬

有這樣一種投資人,他們看好的項目不僅會投錢、投資源,有時還會把自己也進去。

從三優親子董事長的身份看曾偉現,很顯然他是一位創業者,而實際上,他起初只是三優親子的投資人。

母嬰健康教育服務OMO平臺三優親子,現有注冊用戶為1200萬,獲得數千萬元C輪融資,估值超過6億人民幣。

1.jpg

三優親子董事長曾偉現

01天使投資實現200倍收益,三做CEO也如初創


從期初投資5001年燒光,到現在年營收近1。

三優親子前身是廣東優生優育協會所創辦的網站,當時國家提倡優生、優育、優教,三優品牌承載著積極的社會屬性,曾偉現回憶,當時投資500萬給網站創業團隊,這一點占有相當大的決策權重。

此時,曾偉現和三優親子面臨自身環境的雙重變數:從軟件服務商向互聯網平臺轉型、移動端正在興起的前提下如何重構商業模式。

在變數中摸著石頭過河直到20147月,500萬只剩下了幾十萬,在跟團隊早期合伙人溝通后,曾偉現覺得團隊已經跑不動了。

是清盤還是繼續?是換帥還是自己上?曾偉現當時做了這樣一個分析:我國早期一直推崇計劃生育,而隨著人口老齡化,開放生育將成為趨勢;新生兒規模增長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出生優質率也是一個政策風口;2014年剛好是移動互聯網元年,行業流量、粉絲、變現的邏輯逐漸清晰。那就再砸第二個500萬,不過這次曾偉現決定自己上。

當然,這是曾偉現的第三次創業,只是在經歷了互聯網圈從豬上天時代到退潮期的這幾年,自媒體發展、大平臺內容崛起、小程序、短視頻的涌現,給小平臺內容創業公司帶來了不小的沖擊。那時,三優親子承受的壓力都是前所未見的,CEO曾偉現心如初創。

曾偉現自認為做CEO的這幾年,并沒有找到最佳的創業方法,好在三優親子一直堅持做權威內容,才分別拿到了前兩輪融資。直到重新規劃商業模式,不僅線上有超過1000萬的媽媽注冊、400多萬UV的日活,還以用戶剛需沒人帶娃、兒童保健專家難找等為導向,布局延伸線下,構建了具備會員中心功能的子品牌唐尼翰博國際保育園,目前在廣東也已開業15家。

基于線上流量、數據支持去做線下,構建OMOonline merge offline)互聯網生態,三優親子取得了C輪融資,投后估值6億人民幣。

但目前三優親子所取得的成績在曾偉現自己看來卻并不算真正的成功。清華大學經濟管理系研究生畢業的曾偉現,對經濟、投資領域有著濃厚的興趣,他還是中關村天使成長營第二期的學員,熟悉早期投資領域,投資方向是教育和大健康領域,曾天使投資實現200倍收益。

當然,看商業計劃書、做盡調、做投后管理的經歷,也讓曾偉現除了資產增值外還收獲了相當多的idea、商業思維和執行做法。這些都為他從投資人身份向創業者再次華麗轉身積攢了深厚的內功。

02創業踩過的大坑:低估對手、偽需求、只看“光鮮”忽略“背后”


商業模式僅僅是你想去做一件事情的開端,至于怎么去實現它,怎么落實資金、團隊、文化,怎么做到行業競爭的差異化,這些在執行上需要克服很多障礙。曾偉現說創業往前走的路上,有很多坑事先是未必看得到的。

當初去構建互聯網平臺的時候,曾偉現和他的團隊都抱有很大的夢想,以前的競品像寶寶樹、媽媽網、辣媽幫,我們覺得做的如何好,方式其實也簡單,好像自己去做也能成功一樣,會比較樂觀的看待問題。曾偉現覺得樂觀雖然是好事,但當時的他們尚未將別人能做得好的內在邏輯梳理出來、要把自己想做的東西與行業競爭者進行對比分析,或者想好行業痛點的解決方案。

那時候,曾偉現的團隊基于三優親子平臺開發了一款專門記錄寶寶成長的APP,有上傳照片、寫日志、每日貼士、爸媽互動的記錄等。當時市面、競品行業還沒有這樣的APP產品,團隊也認為這些功能很好。

然而,APP開發、維護、迭代的費用遠超團隊的預期,后續的傳播、拉新、運營也花費了很大的精力。另一面,我們發現它僅僅是用戶需求的輔助點,嚴格來說可有可無。

而除了做好深挖用戶需求、分析開發成本、確定開發方式、有完備的推廣、運營流程等基本功以外,還要去思考。不要只是看到排行靠前的APP們發展的那么好。只能看到別人光鮮的一面,而忽略成就光鮮背后的故事。

03三優親子出坑之路


早期三優親子的內容還是基于BBS論壇架構做UGC的內容,當時曾偉現和團隊認為寶媽們是需要充分的人與人溝通,靠對經驗的傳播解決問題。但經過一年的時間,他們發現母嬰互聯網產品的工具、人群、內容形式都在發生改變。

前幾年,曾偉現分析了大量的新媒體、自媒體以及其他社區論壇育兒內容,他發現了行業存在普遍缺失:專業度。

那時候的母嬰類內容,僅僅只是某個寶媽、網紅既有的某一節點的成功育兒經驗,從科學角度說,這不夠嚴謹。下定決心逐漸作廢早期UGC內容的同時,將越來越多的三甲醫院醫生、兒科、婦科、產科、兒童心理專家、早教專家引入平臺,把專家的知識和技能轉化成為權威內容。

要實現PGC內容平臺的打造,除了讓權威內容的形式多樣化:視頻、音頻、問答、圖文等等,還要將其對接、分發到BAT、今日頭條等搜索生態當中。通過對媽媽育兒各類需求的覆蓋和匹配,三優親子成為了一個真正能幫到她們科學育兒的平臺,實現用戶、日活的不斷增長讓三優親子屹立至今。

從一個個的坑中慢慢出走來,在母嬰健康領域中找到最佳定位,曾偉現覺得這些說起來都不難,但每一次試錯都會投入大量的人力和財力,這個過程很煎熬。

04從內容平臺到OMO的商業模式迭代


這次的迭代,是基于大量的用戶調研。曾偉現發現僅僅獲取育兒知識并不能完全滿足寶媽們的需要。這既是母嬰內容平臺發展的瓶頸所在,卻同時也是三優尋找新增長的動因。

1174位鐵粉寶媽告訴三優親子,生完小孩她們最需要解決的就是工作與帶娃之間的平衡問題,既然不能辭掉工作,那么如何帶娃呢?

用戶的需求、專家資源、權威內容......這些要素的碰撞,讓曾偉現萌生了落地線下實體機構的想法,之后就催生出了OMO線下保育園項目。寶媽安心去上班,保育園提供孩子保健、醫療、衛生、托管和早期教育的服務,它把線上專家的知識、技能輸出,轉化為線下為用戶解決具體的問題。

 4.jpg

20182月,三優親子旗下的第1家保育園開業,到20198月已增長到15家。

總體上說,這一次迭代是曾偉現團隊踩坑最少的一次。用曾偉現的話說,他們看問題更加理性了,少了很多自以為是。

如前所言,在模式迭代的早期鋪墊階段,他們做了更多的調研,做更多維度的分析,開始建立運營模型、財務模型、組織架構等等。更重要的是,對業務鏈條中每個環節都要細致分析,然后找到突破點,這樣鏈扣之間可以更加穩定,跑動起來不至于脫節。

05從內容本質到商業本質——通往“頭部”的大道


曾偉現認為服務型的平臺的確不同于高技術門檻的領域。對于如何看透內容平臺的本質,回想一下人們在各個平臺的體驗,往往愿意付費給大IP或者一些名家,而曾偉現認為IP是可以打造的,但名家卻需要科學與權威的沉淀。

內容的本質是權威,曾偉現有他詮釋母嬰內容的邏輯。自媒體領域常用四有來定義內容的維度,有用、有趣、有溫度、有愛。而母嬰與醫療內容強相關,實際上它帶有非常嚴肅的屬性。一些所謂的網紅專家實際水平可能非常一般。他舉例人民日報一篇揭露女性骨盆修復行業黑幕的文章,他覺得需要有權威的專家去將事情的本來面目講清楚,而不是利用概念、消費者恐懼、誘導手段等去收智商稅。

談到創業者對賽道的選擇,曾偉現認為非常重要的一點就是它未來的前景是否長遠。移動互聯網的興起在近幾年催生出了前無古人的商業模式創新數量,但由于普遍技術門檻較低再加資本密集,所以很容易被復制,甚至被更好的團隊先抄襲、后打敗?;ヂ摼W創業的賽道,越到后半程賽道越短,只有頭部玩家才能跑下去。

當你分析清楚創業項目的商業本質,你就更能找到適合自己的賽道。從表象上看,商業的本質分生意型和事業型。生意型直指企業能否生存、能否做大的問題,而當生意做大之后,事業型的魅力則體現在更大的規模和社會影響力上。

所以商業的本質,是創業項目能給創業者個人、行業和社會都帶來哪些改變,是僅僅讓創業者收獲經濟利潤,還是能夠重組行業的經濟結構,讓社會獲得成本更低、品質更好的產品或服務?曾偉現認為后者才是互聯網創業、模式創新最大的商業本質,也是越做越棒而通往頭部的大道。

06投資項目重中之重就是“看團隊”


靠譜的人可以把不靠譜的事情做成靠譜,不靠譜的人可以把靠譜的事情做成不靠譜。

創業者曾偉現自己做CEO,而之前是投資人時見過很多個CEO。他把自己的體會總結出了這樣一條規律,能把企業堅持做下去,能夠取得或大或小的成功,這樣的CEO們天然具備對事物的批判性思維,還能想盡一切辦法讓方案落地,同時凝聚身邊的團隊共同解決問題。

如果創業者不屬于那種可以獨當一面的科研天才,而是商業領域創業,曾偉現的建議就是,必須建立一個強有力的團隊,團隊是相當的重要。一個人可以跑得很快,但一伙人才可以走地很遠。不論是以投資人身份調研評估項目,還是以創業者的親身感受來說,曾偉現的心得就是創業者要把自己的情商跟團隊保持同頻,當團隊認可你的方向,與你站在同一個頻道上,你的企業就擁有了凝聚力。

07結語


正如曾偉現分享的那樣:真正優秀的創業者,不僅要找準剛需、為用戶和市場真正創造價值,還要組織一個執行力強、同頻且有凝聚力的創始團隊齊步快跑,才能從殘酷的市場競爭當中脫穎而出。

分享給好友

發表評論

日本一级黄一片2020免费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